高娓娓:顾客并非都是上帝,我在美国维权的恶心遭遇 娓娓文章
2018-03-16

高娓娓:顾客并非都是上帝,我在美国维权的恶心遭遇

1

(人们常说购物时买家是上帝,付完钱卖家是上帝,在美国好一点,很多东西在一定期限内都可以无条件退换)

    又是一年春来到,每年的三月,中国都很热闹。领导们忙着两会,大家忙着学雷锋,学完雷锋又忙着种树,树根还没扎稳,这又要开始把自己作为消费者积攒了一年的怨气集中在一天爆发出来,否则,逾时不候。

    在美国,消费者需要奋起维权的时候比较少,商品不合适、有质量问题,在一定期限内,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无条件退换。人们到商店购物也无需讨价还价,价格欺诈的几率很低。

↓美国有名的Costco超市的服务部,排队等候的很多都是退换货的客人

2

像类似Costco这种商家,一般来说退货柜台的人连问退货原因都不会过问,只会让专业人员现场查验一下便可退回全部货款与税金,整个过程不会超过十几分钟。如果在国内,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供货商可以找出100个理由拒绝你。
   虽然美国讲法制讲诚信,但也会遇到一些很烦人很恶心的事情,讲起我维权的一件小事,虽然过去很多年了,至今想起都还义愤填膺,耿耿于怀:




入坑:办卡入会

   在美国,很多人都喜欢锻炼,我也不例外。

   我们上班在曼哈顿五大道,旁边即麦德逊大道44街,七号地铁格兰中心大厦旁边,有家规模很大的健身中心,到地铁只要一分钟,到我们办公室只要三分钟,很方便,健身中心里,有游泳池,有干、湿蒸桑拿,还有Jacuzzi像温泉沭浴池,除各种健身器材,跑步机,有教你锻炼的私人教练之外,还经常有人教跳体操,教瑜伽。所以我很喜欢那里,签了合同,每个月付60多美元,不限次数,不限时间。

↓那家健身房和这家差不多,设施齐全,环境也很好

3

 这家店因为在曼哈顿闹市区,加上设备齐全,收费偏贵一点,健身中心是私人性质很多会员都是附近公司上班的白领。美国也有属于政府的健身中心,价格便宜,但条件不一定那么好,或者没那么方便。

    我很喜欢中午的时候去,特别是冬天的中午。

    纽约的冬天很冷,有点像在北京,而我又很怕冷,所以中午去,不一定是锻炼,只是去桑拿、干蒸、湿蒸一下,再到热气腾腾的Jacuzzi去泡泡,按摩按摩,容光焕发,再回到办公室上班。有时下班以后有Party或者约会,也去那里洗个澡,换上漂亮的衣服,精神抖擞地去赴约。

↓练得这样一幅好身材一直是我的梦想

4

健身中心的催帐单          



   这样的日子过起来很舒心。直到有一天,健身中心张贴出通知,本中心将关闭。我很遗憾,没有比这里离我的办公室更近的健身中心了。

   健身中心关了我的事却来了,几乎天天都会收到这家健身中心从佛罗里达州的管理部门打来的电话,催我交钱(我的信用卡可能到期了,他们无法再扣钱,需要我交支票或者给他们新的信用卡卡号)。

   我当时就想,奇了怪了,健身中心不是也关了吗?怎么还天天来催交钱呢?也很纳闷。

   一开始,我还耐着性子跟他们讲我也经不再是他们的会员了,可电话还是不断地打来。这些催钱的来电显示一般都是未知号码、乱码,或者1800,……

   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早上5点多被电话吵醒,看到那个出现“未知”的电话号码,以为是中国打来的,有什么急事,一接听,原来又是来催钱的。

   我就又跟他们解释,不是我不想续费,而是原来那家店关门了。他们又说他们是全美连锁店,我可以选择到任何一家。

   我说我只想去我办公室附近的健身房,其他的地点我不方便。但是他们都不听,一直坚持说我跟他们签了合同三年,还差一年未满,让我必须交来年那一年的钱还是每个月必须交,这是他们公司的规定。

   后来,我回想起当初我们签合同时,跟他们讲了我的情况有时要回中国二、三个月,他们当里还承诺我离开期间保持会员身份,但不收我的费。

   结果后来我发现,就算去中国之前跟他们打了招呼,却发现他们仍然每月收我的费用,从我的信用卡上直接扣,我问他们,他们说:没人说公司没这规定,我找到当初给我签合同的人,结果,他说忘记了当时有这个承诺。

 

催帐电话烦死人

   好了,以前回国期间被收的费,都不说了,统统都过去了,一个月几十块钱,我也很喜欢那个健身中心,本来也无所谓。

   现在你们自己关门,自己违约,还来找我,说我必须按合同付满三年的费用,岂有此理。

   我按他们公司网站上的信息和传真号码,传上我的个人资料,告诉他们我以前是在哪一家健身,现在什么原因我不愿意继续作他们的会员等等解释。

   电话还是照来,有时一天几次,到后来我看到电话就心里紧张,来电有时是晚上12点以后,因我在媒体工作我又不能不接电话。

   打电话的人经常不是同一个人,或许是催帐公司,电话号码也不是一个地方,或者自动录音的那种,很多时候,根本没有号码。我们好像较上了劲。

   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幻想和他们说清楚,于是每次电话里我都会把事情解释一遍,但结果始终是我说我的,他们说他们的,账单照寄不误,还把每个月的累计起来。

   有一次看着账单我实在没法忍受了,就想事情总得有解决的办法,于是我按照账单上的地址,写信过去解释,把他们以前的地址,以及我办公室的地址(其实,以前合同上早就有这些内容)两个对比,告诉他们,我现在为什么不愿意继续做他们的会员,不是他们的服务不好,是因为现在不方便,另外的分店离我们办公室太远,去一次太周折,所以必须放弃。并且,是你们自己关门,不是我逼你们关的。

 

不断的电话让人恶心

    我这样做了,我以为万事大吉,说得清清楚楚,问题总算解决了。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电话照样来,有时天天,有时隔天,有时隔几天。就算我不接这种不出现号码,来路不明的电话,还是在冷不丁时,接了好几次。

    工作时间来电话还好,经常是晚上很晚,甚至是深更半夜,凌晨1点,早上很早,一听到电话声,仿佛听到鬼叫门,令人胆战心惊。我发现我得了电话恐惧症,听到电话声就紧张,很恶心,后来只好把电话调到震动上。

    很想改掉电话号码,但又不能,我多年一直用这个号码,工作、朋友们都习惯了。

    那段时间真是烦,烦,烦!一直持续了三、四个月。

    实在忍无可忍,让他们传回我的合同,看看我到底签了什么“卖身契”。我手上也有一份合同,因当时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就不知放到哪里去了,对方居然不传。

    电话还是照样打来。

    这样下去我会神经分裂的。

5

(作为媒体人,在维权时比普通消费者要有优势一些,但也有遇到奇葩的时候)


在法治国家,要以法律的方式维权

    告诉我的一位律师朋友,他说由他来帮助我解决。

    本来,在美国律师干什么事情都要收费的,就算去咨询什么事情都要按时收费的,从几十到几百。我的这位老外律师朋友,做律师20年多了,很资深,他的收费标准是300美元/小时。好在我们是好朋友,费用嘛,就免了。

    对方再打电话来时,我告诉他们别烦我,找我的律师,律师朋友也打电话给他们,告诉他们,他将代表我处理此事,同时也告诉对方他的电话,办公地址,E-MAIL,便于联系。

    同时律师要求他们传回我以前的合同。

    结果,对方好像是一个部门的小负责人回话,让我写一个说明,关于合同,我律师说我的当事人已经写过好几次了说明了。

    过了一个星期,对方让我再交50多美元,撤销合同,我觉得凭什么要我再交钱,不是我的原因,是你们自己搬走了,关门,还打扰我那么久,我没有索赔就算了,还要我交钱。

    哪怕是一分钱我都不愿交。账单还是来了,让我交那50多美元,我坚决拒绝。这不是钱的问题。

    再后来,账单没来,电话也没再来了。

    但是我不知道,也没有去查,他们是否把我的名字放上了黑名单,报告信用公司,说我信用不好。

    这种维权,如果律师真的收费,那比我付给那家健身中心多得多。

    但好多人有时宁愿多付钱,也要去打官司,那真是应了秋菊的话“讨个说法”。

                             

在美国要学会——“有事找我的律师”

    “有事找律师”是多么美妙动听的话,有什么事让律师去烦吧,也把钱乖乖的交给律师吧,谁让美国是法制国家呢?



  有时候我忍不住会想,为什么刚开始他们那么不依不饶,但后来律师一出马他们就善罢甘休了呢?

看来在美国,维权也是要有策略啊,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是不是315,只要你有维权的意识,懂得应用法律的手段,就能维护自己的权益。

6